補貼標準逐步提高到每月3500元,實際月收入卻最終降為2700元

補貼提高收入反降,北京一村醫維權獲賠

《工人日報》(2018年11月29日 05版)本報記者 楊召奎
分享到:
   

鄉村醫生,最初被稱為赤腳醫生。

盡管已經很多年沒人再叫康麗赤腳醫生了,但她心里一直把自己當成是赤腳醫生對待。因為20多年來,她打交道的對象都是村民鄉親,尤其是現在村里一些年輕人外出打工,留守老人和孩子疏于照顧,很多疾病需要及時治療。為此,康麗也比從前忙碌不少。

雖然更忙了,康麗的收入卻不漲反降。她說,1997年時她每月只能從村里領到200元補助,到后來政府開始給補貼,并不斷提高補貼標準,她的收入也漲到了3000多元。但當補貼標準提到了每人每月3500元后,她的收入卻下降了。

為此,康麗找村里問原因,得到的答復是“村里有權統籌調整村民的收入”。她對這個答復不滿意,在屢次交涉無果后,她與村里打起了官司。

康麗的遭遇并非個案。她告訴《工人日報》記者,還有其他同事遭遇類似問題。她的援助律師張志友也表示,曾遇到過北京鄉村醫生補貼被克扣的案子。

政策明確:不得截留補貼

康麗告訴記者,從1997年開始,她在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鄉周莊子村的衛生室工作,當了一名赤腳醫生。

“村里人誰有頭疼腦熱,都會找我看。那時,雖然每個月只能從村里面領200元錢的補助,但我很知足!笨蝶愓f。

后來,找康麗看病的人越來越多,病人也并不都是簡單的頭疼腦熱,康麗感覺到自己的醫學知識明顯不夠用了,于是又自考醫學?,并參加各種形式的醫學培訓,取得了鄉村醫生職業資格證,從一名赤腳醫生成為了一名正式的鄉村醫生。彼時,村里的衛生室也變成了周莊子村社區衛生服務站(以下簡稱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康麗這一干就是20多年。

為穩定鄉村醫生隊伍,方便農民就近看病,北京市從2008年起實施鄉村醫生補助政策,標準為每人每月800元。2013年7月,原北京市衛生局、北京市財政局又聯合出臺政策,將這一補助標準提高到每人每月1600元,并明確規定該部分費用?顚S,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克扣。

2013年8月,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印發《關于進一步完善鄉村醫生養老政策 提高鄉村醫生待遇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先預撥、后結算的方式發放鄉村醫生補助,由縣級財政部門直接將補助經費的80%以上按月撥付鄉村醫生,余額經考核后發放,不得挪用、截留。

康麗當時看到這些政策后,非常高興!白约汗ぷ髁10多年,工資才漲了1800多元。沒想到政府出臺那么好的政策,工資一下子又漲了1600元,一個月能拿到3600多元了!

補貼提高到3500元,工資不漲反降

2016年3月,《北京市關于加強村級醫療衛生機構和鄉村醫生隊伍建設的實施方案》印發,將補貼標準又提高到每人每月3500元。針對山區、半山區的不同情況,各涉農區在基本補助基礎上可再增加補助500元至2000元。

北京市衛計委基層處有關負責人當時對媒體表示:“目前鄉鎮社區衛生服務機構的月平均工資水平在5000元左右。此次調整后,山區村醫的待遇水平將與之持平!

但補貼款再次提高后,康麗卻沒有得到實惠,其月平均工資水平更沒有達到5000元左右。這是為何?

“我的工資都是村里發放的,補貼款提高到3500元之后,村里就找我談話,說我每月從村里領3000多元的工資,又領取3500元的補貼款,相當于領了雙份工資,對其他村民不公平,要求我將補貼款交回!笨蝶愓f,雖然她很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因此,在2017年1月前,她都向村里繳納了每月3400元的補貼款。

但在2017年2月份后,村里不再要求康麗上交補貼款,而是從其工資里直接扣除3300元?蝶愑谑钦掖甯刹糠从炒耸,但是村里遲遲沒有解決。

法院判決,村里返還克扣款

無奈之下,康麗只好走法律渠道維護自己的權益。2017年9月,康麗向北京市豐臺區仲裁委申請勞動仲裁,要求村社區衛生服務站退還她繳納的鄉醫補貼款,支付按照鄉醫補貼款克扣的本人工資。

在仲裁庭審階段,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同意退還要求康麗繳納的補貼款,但是不同意支付克扣的工資。理由是按照雙方勞動合同,康麗的工資標準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向康麗發放的工資符合合同約定。

2017年12月,豐臺區仲裁委認可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理由,裁決其返還康麗上交的補貼款,駁回康麗要求支付克扣工資的仲裁請求。

康麗不服仲裁裁決,向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在庭審時,村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交的考勤表顯示,康麗2016年每月應發工資為5500元,2017年1月又調整為6000元,2017年2月工資突然降低為2700元。

村社區衛生服務站表示,根據合同約定,雙方以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作為工資,以經營狀況和康麗工作情況計算獎金,最終合并結算工資和獎金。2017年康麗應發工資降低的原因是,其屬于非營利機構,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存在虧損,故降低了康麗的獎金數額。

但張志友律師指出,根據《關于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第四條,工資總額由下列六個部分組成:計時工資、計件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加班加點工資、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因此,獎金也是工資的一部分,單位不能單方面降低康麗的工資。

2018年5月,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雖然勞動合同中約定康麗的工資標準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但村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交的工資表顯示,康麗的應發工資在2016年是固定不變的,且時間較長,應視為雙方已就工資標準達成一致意見。2017年1月康麗應發工資為6000元,但是2017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降低為2700元,而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對此的解釋缺乏依據,故不予采信。

最終,法院判決村社區衛生服務站返還康麗2016年3月28日至2017年1月31日期間鄉村醫生補貼款3.4萬余元;支付康麗2017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工資差額2.3萬余元。

村社區衛生服務站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

發稿前,康麗告訴記者,她已經拿回了本應屬于自己的錢。



国产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