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三级片

 

川陜蘇區第一家造幣廠落戶通江(上)
——《歷史不會忘記》之四
文/苗勇http://www.workercn.cn2018-10-26來源:中工網——《工會信息》
分享到:更多

  “……雪花飄過梅花開,燕子雙雙入畫臺。

  錦繡河山新氣象,萬紫千紅春又來。

  種田的快播種,種樹的快把樹來栽。

  做工的努力來生產,一切朋友們不要偷懶。

  美麗的春天已到來,努力前進莫徘徊。

  你在前面走,我迎頭趕上來。

  向前奮斗莫落后,加緊團結莫分開。

  你唱歌,我來和,有苦痛,大家挨。

  來來來,快快來,創造一個民主新世界,自由平等永相愛!

  ——至今流傳在通江境內的紅軍歌謠

  大巴山地處溫熱帶,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又是一塊自足性極強的土地。

  紅色蘇維埃政權在通江,猶如種子,扎下了根,正在破土萌發,開花。翻身的貧農過上了幸?鞓返娜兆,小小的通江城,天天象過節一樣熱鬧,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省委省政府均設在縣城里,每天他們都會穿過窄窄的街道去工作。這些革命同志,來自四面八方,他們操著各自的方言,笑著和走過來的老鄉打招呼,通江老鄉有時可不大聽得懂,可他們那一臉和藹平易的笑容,使每個走過的人,都感受到了如沐春風般溫暖。

  這些人中間,有一個身材中等、滿臉和善、做事果斷、對人友善的中年人,操一口北方話,他就是鄭義齋。

  鄭義齋,身兼紅四方面軍供給部長,川陜省財委會主席,川陜省蘇維埃工農銀行行長,后來在省委和省總工會的委派下,又出任造紙幣廠長等職。這么多職務,他全干得井井有條,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工作能力和忘我的工作態度。

  鄭義齋當過京漢鐵路的剪票員,1927年在京漢鐵路沿線,多次利用自己的公開身份,秘密幫助黨組織運送藥品等緊缺物資。1928年,在白色恐怖的氛圍中,他光榮的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黨中央做地下交通工作,他憑著自己的機智和勇敢,多次進入國統區,冒著生命危險,順利完成上級指派的各項任務。

  1932年春天,隨著國內革命形勢的發展,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軍隊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圍攻剛剛起步的工農武裝。鄭義齋受黨中央的派遣,到鄂豫皖發展紅色根據地。1932年冬天,他幾經輾轉,來到川陜蘇區,賡即被委以重任。

  紅軍雖然逐漸在川陜蘇區站穩了腳跟,困難卻依然嚴重。紅軍進入的是川陜兩省最貧窮落后的山區,不但面臨著民不聊生的困難,更陷入了金融枯竭,幣值紊亂的絕境。這讓紅軍的供給和根據地人民正常生活,陷入了極大的困境。川陜兩省的軍閥,時不時的對紅色根據地進行“圍剿”,并對蘇區實行貿易禁運,經濟封鎖。內憂外困,都使得作為紅四方面軍供給部長、川陜省財委會主席的鄭義齋晝夜難眠。他冥思苦想,必須得馬上找到一條切實可行的道路,解決橫亙在眼前的困難。

  恰在此時,川陜省委領導找到了鄭義齋,要他著手組建造幣廠,省總工會為了造幣廠建立,還組織了一支技術過硬的工人隊伍,進行了思想和文化培訓。萬事俱備,只等他一聲令下。

  鄭義齋很清楚擺在自己面前的困難有多大,在尚未入川之時,他便初步確定了自己的工作思路,首先得籌建紅軍自己的造幣廠,只有有了自己的貨幣,才能打垮四周軍閥的經濟封鎖。

  川陜蘇維埃政府成立伊始,鄭義齋就已著手籌劃造幣廠的建設,他心里盤算著:剛剛建立的蘇區,舊的經濟制度和幣制已被徹底打亂,必須要建立一種紅軍新的金融貨幣,以穩定人心,發展生產。同時,還得鑄造足夠的金銀幣等全國通行的貨幣,從外面購進蘇區所急需的藥材、武器、彈藥等用品。

  蘇維埃政府成立才幾天,鄭義齋便在苦草壩籌建石印局。1932年元月,紅十二師三十二團奇襲陜西鎮巴縣城,繳獲了一些川軍未來得及運走的造幣廠機器部件。聽到消息,鄭義齋如獲至寶,馬上派人運回苦草壩,安裝調試好了,計劃印制布幣和紙幣,好徹底廢除國民政府早已貶值的紙幣。

  這時,川陜省蘇區工農銀行的籌建,已逐漸提上了議事日程。鄭義齋更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沉重。通江山高林密,工業基礎落后,人民生活困苦,不說什么金銀財寶,連紙張,布匹都很奇缺,剛剛建起了一個紡織廠,工人們正加大步伐在趕制布匹,為不久后的造幣服務。

  可這遠遠緩解不了目前緊張的局勢!

  必須得找到另一條出路。

  鄭義齋苦苦思索著,與身邊的同志們一起商討。談來談去,結論卻只有一個:那就是必須撕破根據地周圍鐵桶般的封鎖線,從白區進口必需的物資。

  紅四方面軍指揮部和川陜省委省總工會經認真的考慮都同意了鄭義齋的建議,與周邊駐防的國民黨軍閥談判,爭取開辟一條直貫通江的運輸通道。

  1933年6月,初夏的川北,到處是一片蔥綠的山林,莊稼的長勢也綠油油的喜人。太陽已經有了炙熱的溫度,烤得人額頭流汗。

  這天中午,駐守漢中的國民黨三十八軍軍長孫蔚如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就是孤身入虎穴的紅四方面軍供給部長、川陜財委會主席鄭義齋。

  鄭義齋一襲長衫,滿臉風塵,幾天的長途跋涉,委實有些勞累,可他的眼睛,卻是那么的神采奕奕。

  孫蔚如喝退了副官,吩咐鄭義齋坐。

  鄭義齋也不客氣,端起桌上的茶杯大大喝了一口:“孫軍長,鄭義齋冒昧打擾,實是情非得已!

  “哪里,哪里,鄭先生孤身前來漢中,膽識委實過人,令人佩服佩服!睂O蔚如打著哈哈。

  “想必孫軍長已經知道我的來意,這次孤身前來,是代表紅四方面軍,川陜蘇維埃五百萬勞苦大眾的心愿,想與孫軍長交個朋友!

  鄭義齋不卑不亢。

  “貴軍要我同意開辟紅色交通線,對我軍有什么好處……?”孫蔚如語氣并不和善。會面之前,他心里早就同意了紅軍的建議,這時卻故作姿態。

  “這可是互利互惠的事情” 。鄭義齋輕描淡寫,并不正面回答孫蔚如的問題,“我們到這里來購物,絕對是公平買賣,隨行就市!

  孫蔚如沉默不語。

  “如若孫軍長同意開辟通道,我工農紅軍保證不再攻打孫軍長的防區,同時,我方前來購物的同志,絕不旁生事端,更不會讓貴軍為難” 。鄭義齋微笑看著孫蔚如,他知道,眼前的這位孫軍長,早在紅軍手上吃過苦頭,他可不想再和紅軍交手。等他損折了手中的部隊,附近的軍閥好趁機搶占他的地盤了,這一點,他自己比誰都清楚。

  紅軍開出的條件不錯,孫蔚如沒有再說什么。紅四方面軍進入通江以后,哪一支與之交鋒的軍閥不是都吃了敗仗,能與近在咫尺的紅軍相安無事,那可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經過兩天拉鋸式談判,鄭義齋代表紅四方面軍總部與孫蔚如簽定了互不侵犯條約,孫蔚如答應在陜西開辟紅色通道,允許蘇區的商隊在市場上隨意購買物資。

  有了紅色通道,蘇區工農銀行隨即成立了起來,川陜省總工會隨即派人展開工作,組織起分散在各地的工人和雇工,迅速建立了造幣廠,要他們回到新的工廠里來。

  “沒問題”省總工會王懷委員長微笑地說“蘇區群眾基礎很好,工人一定會回來”。

  鄭義齋消除了心中的那點顧慮,感激地說:“感謝工會!”

  “建立工會,鼓勵工人們的積極性,提高生產效率本來就是工會組織責無旁貸的職責嘛”。王懷委員長已經想得更遠了。

  隨即,鄭義齋在全蘇區籌集金銀,利用省總工會成立的運輸隊,從陜南購買大批紙張、布匹、原料、油墨,為蘇區紙幣、布幣的早日面世,作充分的準備。

  造幣廠里,川陜省總工會已把原來分散在各地的舊廠工人和雇工組織起來了,并建立了造幣廠工會。

  工廠開工的前一天,廠工會把工人們召集在工廠外面的土壩子里,廠工會宣傳部長鄒孝奇站在前面,進行生產前的動員。

  “工人同胞們,你們仔細想一想,一年多以前,你們在地主老財的廠子里干活,過的是什么日子。自從紅軍來到通江后,在蘇區政府的領導下,你們又過的是怎樣的日子?”

  “那簡直就沒法比!”一個老工人大聲說,“以前哪,可是一天三頓稀飯都喝不飽,還得沒日沒夜的干活,F在可是頓頓吃的白米干飯喲!”

  人群哄笑起來,都覺得老人說得很實在。

  又有一個聲音在人群里響起:“老人家,還不止這些呢,被惡霸地主霸占的田地,蘇維埃政府重新給我們分回來了,一家人再也不會餓肚子了,也再沒有人敢欺負我們窮人了!

  他的話引起了工人們的同感,大家紛紛議論開了。

  “就是,我們翻身做了主人了!

  “白狗子被趕跑了!

  “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

  ……

  工人們七嘴八舌的說開了,鄒孝奇見時機已經成熟,用手示意,讓大家安靜下來,才說:“那么,今天的好日子是怎么來的?”

  “還用說,共產黨的隊伍為我們打來的啊!

  “工農紅軍用生命為我們換來的啊!

  ……

  “是啊,今天的好日子,是前線的將士們用生命給我們打下的!编u孝奇接過話題,“人可不能忘本,我們要記得這好日子是從何而來的,F在,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要告訴大家,我們蘇區要成立自己的造幣廠了,我們要鑄造金、銀銅元!

  他看大家都在認真的聽,提高了聲音,“我們還要制造我們蘇區自己的貨幣!”

  “制造蘇區貨幣!”工人們都興奮的小聲議論起來。

  “太好了,‘蔣光頭’(國民黨幣)早就不值錢了,只能用來揩屁股了!

  ……

  鄒孝奇心里很高興,看來,動員工作是成功了,不過,他還得強調一下:“工人同胞們,你們說,現在我們該怎么做?”

  “沒說的,我們大伙加緊干,爭取早一天把蘇區貨幣制造出來!眲偛拍莻老工人大聲說。

  “加班加點,使勁干!

  “這可是我們蘇區自己的貨幣,我們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覺,也要早點造出來!

  ……

  土壩子里一時群情沸騰,工人們聽說是制造蘇區貨幣,都是興奮不已。

  “明天,工廠就開工了,我們一定要按質按量完成上級下達的生產任務!大伙有沒有信心?”工會委員長張永聲站到前面,大聲問。

  “放心吧,肯定完成的!

  “保證超額完成任務!”

  ……

  “那好,今天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八點,我們準時開工!睆堄缆暯Y束了發言。

  造幣廠開足馬力生產起來了,在造幣廠工會的組織和鼓勵下,工人們加班加點趕制貨幣。

  1933年冬天,人們期盼已久的蘇區幣(布幣和紙幣)在全蘇區公開發行。

  那幾天,整個蘇區人民都象在過節一樣,心中萬分的高興:

  “快看啊,這是我們蘇維埃政府的錢喲!” 

  “快來調換蘇區貨幣喲!” 

  “同志,請你給我換成蘇區幣!币粋農民把自己的銀元交給柜臺,后面又有人跟上來。

  ……

  蘇區紙幣、布幣迅速在全省流通開來,人們買賣物品都樂于使用它,散落在民間的金銀也得以很快集中到工農銀行,這又為到白區購買物品提供了有力的資金保障。

  隨即,川陜省工農銀行相繼在巴中、南江、儀隴、蒼溪、閬中、達縣、宣漢、萬源、廣元、中壩等地設立分行,流通蘇區紙幣、布幣,回收金銀。工農銀行短短幾個月,便從無到有,積累了大量的資金,初步粉碎了國民黨政府妄圖通過經濟封鎖,困死蘇區政府的陰謀。

  紙幣、布幣的廣泛使用,為造幣廠的工人們增加了無窮的自豪感。在造幣廠工會委員長張永聲,組織部長王開一,青工部長黃光倫,宣傳部長鄒孝奇等的組織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人,都光榮地加入了工會,工人的積極性持續高漲。

  1933年10月,宣達戰役以紅軍的完全勝利而結束,軍閥劉存厚在綏定(達川)經營多年的兵工廠、造幣廠、石印廠、縫紉廠等全套先進的機器設備全部被繳獲,隨即被運輸大軍運往通江。

  造幣廠進入一個全新的生產時期。為提高質量,更好的管理,原設苦草壩的石印局(印制布、紙幣)遷移到通江縣城大十字街,并在縣城西寺建立銀、銅幣廠,為鑄造銀、銅貨幣做好準備。

  造幣廠的工人,在工會的領導和幫助下,都全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根據地的形勢一片大好。為了繁榮蘇區的經濟,鞏固人民政權,廠工會圍繞提高生產效率,通過召開職工大會,表彰優秀的工會會員。同時,經常利用會議向工人們講解黨和紅軍的政策,強調工作紀律。造幣廠的工人,很多人以前在軍閥的造幣廠里干過,也養成了一些不良的習氣,懶散、抽大煙、賭博等惡習時有發生。在廠工會的勸說和督促下,工人們紛紛戒掉了身上的惡習。

  為了支援前線,經廠工會決定:工廠實行三班八小時工作制,讓工人們有充足的休息時間。同時,在工人中間展開勞動競賽,獲勝者會得到廠工會的表揚和獎勵,這可是很光榮的事。大家都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以獲得此殊榮,許多工人因此都創造了自己的最好成績。

  造幣廠規模日益擴大,布幣、紙幣、金銀幣、銅幣的工廠相繼建立起來了,這就需要招收更多的新工人補充進來,這可忙壞了廠工會委員長張永聲,他總是親自把關,一個一個的詢問,一個一個的調查,嚴禁異己分子和投機人員混進來。新工人進來了,則采取以老帶新的方法,一個老工人帶會一個新工人,一時間,各個工廠里到處是“師傅師傅”的叫聲,叫的人恭順有禮,被叫的也是一臉的樂呵呵。

[保存]     [全文瀏覽]     [ ]     [打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右側

国产三级片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